百家講壇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百家講壇 > 城市的生命線工程 — 城市軌道交通

城市的生命線工程 — 城市軌道交通
發布時間:2020-09-29 10:23:28閱讀:收藏
摘要:城市軌道交通是城市建設史上最大的公益性基礎設施,在我國國家標準《城市公共交通常用名詞術語》中被定義為“通常以電能為動力,采取輪軌運輸方式的快速大運量公共交通的總稱”。城市軌道交通以軌道運輸方式為城市內公共客運服務,運量在中等以上,是城市公共交通的主干線、客流運送的大動脈。

1、 城市軌道交通:城市的生命線工程

        1.1、 城市交通大動脈,地鐵為主要制式

     城市軌道交通是城市的生命線工程。城市軌道交通是城市建設史上最大的公益性基礎設施,在我國國家標準《城市公共交通常用名詞術語》中被定義為“通常以電能為動力,采取輪軌運輸方式的快速大運量公共交通的總稱”。城市軌道交通以軌道運輸方式為城市內公共客運服務,運量在中等以上,是城市公共交通的主干線、客流運送的大動脈。




    七種制式構建城市軌道交通。城市軌道交通按運能范圍、車輛類型及主要技術特征分為七類。地鐵使用電力牽引、輪軌導向,軸重相對較重,高峰小時單向運輸能力達 3 萬-7 萬人次,線路由地下、高架和地面三者結合;輕軌使用電力牽引,運量或車輛軸重稍小于地鐵,高峰小時單向運輸能力在 1 萬-3 萬人次,線路由地面和高架相結合;單軌通過單一軌道梁支撐車廂并提供引導作用,通常分為跨座式和懸掛式兩種,每小時單向運輸能力在 1 萬-2.5 萬人次;市域快軌連接城市與郊區、中心城市與衛星城,串聯沿線主要城鎮,服務范圍在 100 公里內;現代有軌電車使用電車牽引、輪軌導向,運營時速約 20 公里,每小時單向運輸能力可達 2 萬人次;磁浮交通使用直線電機牽引,利用常導磁鐵或超導磁鐵產生的吸力或斥力使車輛懸浮于地面,國內樣車時速已達 600 公里;全自動旅客捷運系統(APM)使用電力動力、橡膠輪胎,由中央控制室的計算機集中控制,實現無人自動駕駛、車站無人管理。


   歐亞大陸是主要市場,地鐵成主要制式。2019 年,全球共計 75 個國家和地區的 520 座城市開通城市軌道交通,運營里程達 2.82 萬公里。其中亞洲運營里程 1.07 萬公里,占比 38%;歐洲運營里程 1.47 萬公里,占比 52%。歐亞大陸是全球城市軌道交通的主要市場。早期有軌電車在歐洲遺留了大量的鐵路,經改造、修建后可以直接被現代有軌電車使用。有軌電車建設成本相對地鐵較低,運量相對公交較高,在人口密度低的歐洲城市已成為公共交通主干,近二十年在歐洲掀起復興之風。


    從制式上看,全球地鐵運營里程 1.56 萬公里,占比 55.4%;有軌電車運營里程 1.12 萬公里,占比 39.6%;輕軌、單軌、磁浮、中運量 APM 合計運營里程 1396 公里,占比 5.0%。地鐵是城市軌道交通的主要制式。



    至 2020 年上半年,我國內地累計 41 個城市開通城市軌道交通,運營里程 6918 公里。其中地鐵運營里程 5314 公里,占比 76.8%;其他制式合計運營里程 1604 公里,占比 23.2%。2020 年上半年新增 5 條運營線路 181 公里,其中新增地鐵 133 公里,占比 73.5%;新增市域快軌 35 公里,占比 19.4%;新增有軌電車 13 公里,占比 7.1%。與發達國家相比,我國市域快軌、有軌電車還有很大發展空間;目前地鐵仍占城市軌道交通的絕大部分,是城市快速軌道交通的先驅。



     1.2、 規劃與建設形成項目,簡政放權進入“快車道”

     項目建設周期包括八個階段:線網規劃、建設規劃、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、設計階段、工程實施、工程驗收、試運營、正式運營,各階段工作過程循序漸進,逐漸形成項目。


      線網規劃與城市總體規劃、城市綜合交通系統規劃內容相協調,由城市人民政府組織編制,具體工作由城鄉規劃主管部門承擔,編制歷時 8-10 個月;直轄市由住建部審查,其他城市由省、自治區住建廳審查;與城市總體規劃一并審批。


      建設規劃以線網規劃為基礎,由建設單位編制,編制歷時 1 年;由省發改委同城鄉規劃主管部門、省住建廳初審并形成一致意見,再上報至國家發改委;城市首輪建設規劃由國家發改委同住建部審核后報國務院審批,后續建設規劃由國家發改委同住建部審批、報國務院備案。


     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委托相應資質等級的單位編制,完成后征求公眾和相關政府部門意見,編制歷時 6-8 個月;由建設單位上報至市發改委,再由市發改委上報至省發改委,省發改委委托第三方評估機構組織專 家評審;建設單位按專 家意見修改后和專 家意見回復報送至市發改委,再由市發改委上報至省發改委審批。


     設計階段包括總體設計、初步設計、招標圖設計和施工圖設計。總體設計不是必須階段。初步設計確定建設方案,由建設單位上報至市發改委,再由市發改委上報至省發改委,省發改委組織專 家評審;建設單位修改后和專 家意見回復報送至市發改委,再由市發改委上報至省發改委批復;其中招標圖設計是進行招標的最主要依據。


        工程實施包括土建工程施工、設備招標及采購、設備監理單位招標、設備安裝和車站裝修。


        工程驗收、試運營、正式運營,3 年后進行后評價項目,整體歷時達 6 年以上。



     城市軌道交通審批簡政放權,審批內容包括項目審批和建設規劃審批。2003 年以前,所有項目需報國務院審批,對城市軌道交通建設實行嚴格管控;2003 年 -2013 年,建設規劃需報國務院審批,項目由發改委審批,北上廣深等城市建設規劃審批權也下放至發改委;2013 年 5 月起,項目審批權下放至省級投資主管部門;2015 年 5 月起,對于已實施首輪建設規劃的城市,后續建設規劃由發改委同住建部審批,報國務院備案;2015 年 11 月,省級發改和住建部門加強初審責任,實現申報前省級部門形成一致意見,顯著縮短審批時間。


        1.3、 城市軌道交通發展歷程

     世界城市軌道交通始于 1843 年。1843 年,“地鐵之父”查爾斯·皮爾遜建議修建地鐵。1863 年 1 月 10 日,經過 20 年的醞釀和建設,用明挖法施工的世界上第一條地鐵于在倫敦建成通車,列車用蒸汽機車牽引,線路全長 6.4 公里。1890 年 12 月 8 日,倫敦首次用盾構法施工,建成用電氣機車牽引 5.2 公里的另一條線路,城市交通進入軌道交通時代。


     據《地鐵與輕軌》(張慶賀, 朱合華,莊榮),截至 1963 年的一百年間,世界上共計有 26 座城市修建地鐵;1964 年至 1980 年,新增 30 座城市修建地鐵;1985 年,約 60 座城市有計劃地建地鐵,全世界地鐵運營里程總計 3000 公里;1990 年,有 98 個城市約 5300 公里軌道交通投入運營,另有 29 個城市約 1000 公里在建;2019 年底,59 個國家和地區的 167 個城市地鐵運營總里程達 15623 公里,75 個國家和地區的 520 座城市軌道交通運營里程超過 28198 公里。



     國內城軌發展歷史分三個階段,已進入全面快速發展。1899 年,德國西門子在北京修建有軌電車,連接馬家堡火車站與永定門;1904 年、1906 年、1908 年,香港、天津、上海先后開通有軌電車,日本和俄國相繼在大連、哈爾濱、長春、沈陽開通有軌電車;1924 年 12 月 19 日,北京前門至西直門的有軌電車線路開通;1959 年,上海的有軌電車達 360 輛,線路總長 72.4 公里。


舊式有軌電車與其他車輛混合運行,行駛在道路中間,運行速度低。20 世紀 50 年代開始,大部分城市的舊式有軌電車線路相繼拆除,目前僅大連、長春等極少數城市保存有軌電車并進行改造。1965 年 7 月 1 日,我國第一條地鐵線路北京地鐵開工建設,并于 1969 年 10 月 1 日建成通車,全長 23.6 公里;  1970 年 4 月 7 日,天津地鐵開工建設,并于 1976 年 1 月 10 日通車,全長 7.4 公里。此時的地鐵建設處于起步階段,戰備為主、兼顧交通,建設以人防設施為主的地鐵,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交通擁堵,但未形成軌道交通網絡。


     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經濟高速增長,城市化進程明顯加快,城市規模和人口不斷擴張,城市交通需求劇增。20 世紀 90 年代開始,我國政府加大對城市交通基礎設施的投入,強調軌道交通對解決城市交通問題和引導城市發展的作用,建設以軌道交通系統為骨干、以公共交通系統為主體、多種交通方式相互協調的綜合交通系統。2005 年,全國累計 10 個城市開通城市軌道交通運營線路 20 條,線路總長 444 公里;至 2019 年,運營線路已達 6736 公里,14 年間運營線路復合增速 21.4%。



      2、 批復建設穩步進行,政府保障充足資本投入

      2.1、 項目審批重啟,行業發展迎拐點

      發改委 2018 年重啟項目審批,審批節奏加快。2017 年 8 月,由于包頭地鐵建設投資額與市財政收入不匹配,包頭地鐵叫停暫緩施工。出于對防范地方系統性債務風險的考慮,國家發改委暫停城市軌道交通建設規劃的審批工作。時隔一年,國務院發布《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加強城市軌道交通規劃建設管理的意見》(“52 號文”),國家發改委重啟城市軌道交通項目審批,行業發展迎來拐點。


自 2018 年以來,國家發改委共批復 17 個城市的建設規劃,累計投資額 15836 億元,累計里程數 2055 公里。城市軌道交通建設是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內容,產業關聯范圍廣、關聯度高,能有效推動國內經濟的發展,對于 2020 年以來新冠疫情造成的經濟沖擊可以起到很好的對沖作用,未來城市軌道交通項目審批節奏預計將加快。



2012 年至 2020 年上半年,國家發改委共計批復城市軌道交通建設規劃(含調整)45 個,累計投資額 3.9 萬億元,累計里程數 6016 公里。2015 年,批復投資額與里程數均達近些年最高峰。從國家發改委批復的城市分布來看,主要集中在“胡煥庸線”以東,與國內人口分布相適應,中西部城市建設潛力長期有待發掘。



    2.2、 新增及在建里程穩中有升,“胡煥庸線”待突破

    新增及在建里程繼續保持增勢。2019 年,我國開通城市軌道交通運營線路 208 條,運營線路總長 6736 公里;新增運營線路 25 條,新增運營里程 974.8 公里;共計 56 個城市在建線路 279 條(段),在建里程 6903 公里,有 24 個城市在建線路超過 100 公里。


     “十三五”規劃前四年,累計新增運營線路長度 3118 公里,已提前完成規劃目標。考慮 2017 年“包頭事件”影響,部分在建線路工程進度延緩,新增運營里程、在建線路里程近年平穩上升,將繼續保持增長的良好勢頭。



     累計運營里程預計在 2023 年突破 1.1 萬公里。城市軌道交通項目建設周期整體在 6 年以上,施工建設歷時 3-5 年。近三年在建線路均超過 6000 公里,疊加 2019 年累計運營線路 6736 公里及未來良好增勢,預計至 2023 年累計運營里程將達 1.13 萬公里。



     2020 年上半年,我國累計 41 個城市開通軌道交通運營線路。其中,前五個城市運營線路中,上海市 810 公里,北京市 772 公里,廣州市 501 公里,成都市 436 公里,南京市 394 公里,合計占比 42.11%。據中國城市軌道交通協會,2020 年下半年預計將新增 2 個城市開通軌道交通運營,新增線路約 800 公里。2014 年,李克強提出“胡煥庸線怎么破”之問,指出中西部如東部一樣需要城鎮化,讓中西部百姓也能分享現代化。從發達國家的經驗來看,我國人口密度相對較低的中西部城市的公共交通,未來規劃成本較低的有軌電車更為合理。我國城市軌道交通建設在中西部城市有巨大潛力,是促進新型城鎮化的重要基礎,也是遠期落腳點。







本文關鍵字:
×

現代軌道交通網
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

軌道運維
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

點開掃碼關注
×
永久免费的污视频APP